鬧入口意象說明會 高喊「我反對」 樂生運動的「困獸猶鬥」 

2019/10/04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院長,在開始前我們要先提個程序問題,若說明之後院民有意見能不能修改(方案)?」

10月4日,樂生院舉辦入口意象設計說明會,會議剛開始青年樂生聯盟就提出程序問題,質疑說明會只是要院民當橡皮圖章、為方案背書,緊接著,支持院方的院民馬上拿麥克風回嗆樂青「代表誰」、「讓院長先講話」。在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裡,樂生保留自救會、支持院方的院民、樂青、樂生院方、委託公司呈現一場大亂鬥,整場說明會在吵鬧聲中草草結束。

說明會中,自救會與樂青再度訴求,完整的「樂生入口重建」應採建築師劉可強設計的「緩坡大平台」,恢復舊有入口、讓院民能從過去道路騎代步車進入樂生,但樂生院長施玲娜則表示,政院拍板的「入口重建」包含陸橋與入口意象(陸橋如何連接地面),整體計畫已完成九成、陸橋已在今年(2019)年初完工,剩下的只有一小部分由青境公司設計,本次說明會也僅只討論這部分。

就像施玲娜所說的,目前整體計畫已完成九成,若要訴求大平台,等於要將目前的九成、已建好的陸橋整個打掉,青境公司總經理李政陽亦不斷要求樂青「面對現實」,但對自救會與樂青來說,目前方案不僅無法恢復舊有入口、院民根本不會使用,甚至會造成二度隔離,從2016年開始,樂生運動就不斷訴求大平台、反對陸橋,但陸橋還是在反對聲中一步步建成,到現在僅剩「最後一哩路」,也許一場說明會不會影響到之後的流程,但對自救會和樂青來說,更重要的是要高喊「我反對」,不讓樂生院方能輕易塑造出「院民都贊成目前方案」的表象。

樂青與青境工程顧問公司互嗆。(攝影:梁家瑋)

前情提要

有關樂生大平台方案,請參見:〈樂生重建 要從大平台上找回靈魂

2016年初,政院通過以懸空陸橋連通樂生院區與捷運站,12月,在自救會不斷訴求大平台的情況下,國發會副主會曾旭正指示應以大平台方式重建樂生入口,當時捷運局、捷運公司都表示技術可行,但此案送入政院後沒有下文,雖然自救會方透過連署、登報等方式訴求政院應儘速拍板大平台方案,捷運局仍照原訂計畫蓋完了懸空陸橋,剩下陸橋連接地面的部分,交回由衛福部及樂生院方負責。

樂生院委託青境工程顧問公司進行「入口意象」(僅陸橋連接地面部分)工程設計,此案已經過數次文資會議審查,在4日說明會結束後,青境應會將最新設計再送入文資會,接下來視文資審議進度,隨時可能結案,接下來樂生院即可發包施工標,正式進行施工。

事實上,青境公司、樂生院方已開過幾次設計說明會、進行過幾次方案微調,但綜觀這幾次的微調,都只在於「陸橋如何連接地面」、「陸橋到地面的坡道要迴轉幾次」,陸橋的存在,是所有設計的前提;但自救會卻是根本反對陸橋的存在,自救會會長藍彩雲說,當初拆樂生時,政府答應重建時會把原來的大門還院民,但現在卻都在亂搞,搞到院民都不認識原本大門了。

會議前,自救會前會長李添培跟本社記者說,這會開得沒什麼用,「去了又能怎麼樣,反正就是他說給你聽,有意見又能怎麼樣,不止我這樣,有好多病人都這麼想」。他說,去說明會聽生意人講話沒什麼意義,這些顧問公司就是來接個案,完成之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之後真正要承擔的還是院民;但實際開會時,李添培還是來了,不只李添培,許多院民都到了,來說明會表達反對陸橋的心聲。

樂青林秀芃在會議上更質疑,過去衛福部次長薛瑞元曾表示此案在功能上有些問題,應召開專家學者會議,為何院方與青境公司能在沒有召開專家會議的情況下,就想要蒙混過關;施玲娜一度以「有找專家訪談」回應,但面對樂青說「次長當初是說專家會議」、「要不要當眾放錄音檔」,施玲娜馬上改口說,「這議題跟今天說明會無關,說明會是要搜集院民意見」。

樂青林秀芃說,這次說明會院方特別發通知書、動員較親近院方的院民,希望透過說明會,把院民當橡皮圖章,表示沒有人反對,但自救會與與許多聲援者來這邊,就是要說自已反對目前方案,政府花十點七億要蓋國家漢生醫療人權園區,但人權園區沒有人權、人權園區造成二次隔離,我們要求要有合理的專家學者會議、院民實質參與,「這樣人權園區才能光榮的說,我們落實轉型正義,十五年還給樂生院民一個公道」。

樂青搬出大平台方案示意模型,現場發生衝突。(攝影:梁家瑋)

警衛與樂青發生衝突。(攝影:梁家瑋)

自救會前會長張雲明說明國外聲援樂生保留行動。(攝影:梁家瑋)

自救會會長藍彩雲向樂生院長施玲娜表達訴求。(攝影:梁家瑋)

院民與樂青要求完整重建樂生。(攝影:梁家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