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接工程前 千人訪藻礁 等待奇蹟 相約明年見

2019/09/02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8月31日,藻礁聯盟舉辦藻礁的觀訪活動,以紅色系作代表色,許多家庭帶著小朋友前來參加。(攝影:王子豪)

「媽咪,我要洗鞋子!」一邊說著,女孩一邊已經把腳伸進了水窪。

「洗鞋子咧,你是要玩水吧!」孩子的媽不留情的吐槽。海灘上的水窪,對孩子總是有著無法阻擋的吸引力。

隱身在台電大潭電廠後方,桃園大潭的海邊,夏末午後,隨著烈陽褪去,海水也一波一波緩緩外退。露出的潮間帶往外延伸了大約500公尺,穿插著礁岩、沙灘與水窪,還有一群一群帶著孩子的小家庭。

藻礁聯盟辦活動,逾百名志工前來幫忙。志工為來客講解藻礁。(攝影:王子豪)

如同常見的家庭踏青景點,但又有些不同。人群中充盈著紅色系的衣服,這是「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選用的代表色系。而小朋友們除了玩水玩沙的嬉鬧聲外,更不時驚呼出看到水生動物興奮聲,這片乍看單調的海灘,一蹲下去就會驚見旺盛的生命力,無疑有著極為豐富的生態;不過它也被選作中油大潭「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站址,面臨著或許只剩幾日生命的緊迫危機。

8月31日是桃園地區的大潮日,滿潮水位特別高、而乾潮水位又特別低。雖然乾潮水位不比今年一月大潮低,但比起寒冷的冬天,夏季的生態系更加活躍,也更容易觀察到魚蝦等動動物。聯盟選在這天舉行今年(2019)最後一場藻礁觀訪活動。

 

「馬麻,我可以過去嗎?」「可以,但只可以弄溼褲子,衣服不能弄溼喔!」。

「好…」男孩的回答很有元氣,但語音未落,一個踉蹌,半身已伏入水。孩子的媽只能無奈的幫他脫掉上衣。

遠在另一頭的沙岸上,聯盟召集人潘忠政用一如和緩清晰的語調宣布下個節目「接下來是『舞出藻礁的心聲』,請小朋友集中到前面來…好,我知道這裡有沙有水、有魚有螃蟹,小朋友下去之後就不會理我了。那就請還在附近小朋友一起過來吧,有紋身貼紙喔!」。不過大量的參與者,雖然意謂著更多人前來認識這片海岸,但從生態的立場,仍是有些掛記。

藻礁活動在內行人間非常熱門。這次活動500個名額在開放報名15分鐘後額滿。(攝影:王子豪)

這場活動原本預計開放500人,但在開放報名後15分鐘內額滿。隨後藻礁聯盟不再限制人數,最後報名人數突破3,000人。「其實今天的『人數』,就已經會對環境造成影響了。希望大家不動手去抓任何動物、不要帶走海岸的自然物,也不要留下任何垃圾,讓我們把今天活動對生態的影響降到最低」在放小朋友下去玩之前,潘忠政不忘叮嚀著。

比起觀訪對環境帶來的騷擾,現在更重要的是要讓更多人認識藻礁,進而了解他的珍貴,一起發聲阻止中油的三接興建。「民眾如果弄死一隻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會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可能有刑事責任。但中油的開發,將影響整片海岸,卻可能不會被依《野動法》究責。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劉少倫說著,隨後被週圍的小朋友搶來搶去拉著問「老師,這是什麼?」。

劉少倫也參與了去年(2018)農委會林務局委託的「藻回南桃園的里山海:南桃園藻礁水圈環境生態對社區生活產業的影響」計畫的調查團隊。當時中油為了開發而委託的調查,結論是大潭海岸生態貧乏。地方團體不同意這個結論,找了願意幫忙的學者自行調查。沒想到,卻被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的陳昭倫發現了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為當時的環評投下震撼彈,並讓農委會拿錢出來作調查。之後的調查,說明了這塊海岸的生物豐富,但卻仍然阻止不了開發。劉少倫淡淡得解釋著,對大潭藻礁的未來帶著迷茫。

後方是台電的大潭電廠。二十年前,大潭藻礁這塊海岸就一度面臨東鼎天然氣公司的開發,要供氣給大潭電廠。後來大潭電廠由台中的二接供氣,東鼎停止開發,藻礁才保留至今,直到中油收購後再起開發。(攝影:王子豪)

劉少倫說,往北雖有白玉藻礁,但臨大堀溪口,沙量很大;而往南的海岸則是人工化得很嚴重,投填了很多消波塊。而大潭的海岸,在二十幾年前就被當時民間的東鼎天然氣公司買下來,預計開發為天然氣接收站。不過後來東鼎搶標失利,這片海岸也因此閑置著沒有開發,大潭藻礁可說是因緣際會下保留下的獨特海岸,直到再被中油買下來,成為三接預定場址。

以「柴山多杯孔珊瑚」來說,北邊的白玉、南邊的觀新藻礁都還沒有確認觀察到過,就只有大潭藻礁有,而且族群大小比最早發現地的柴山西子灣還多。而隨著西子灣的一些建設造成海域環境的改變,西子灣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已經不多的數量也在減少。柴山多杯孔珊瑚的發現者陳昭倫曾多次表示,完整保留大潭藻礁是保護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唯一方式。

在大潭藻礁玩累的孩子。遠方大型吊車的所在地,是三接的G1區。(攝影:王子豪)

北邊,三接預定場址的「G1」區佇立著幾架工程車吊車。面對藻礁的爭議,這個宣稱擔負未來能源政策重要位置的的三接工程低調進行。入夜後開始漲潮,潘忠政站在海灘的出入口處,向離去的來客一一打招呼,交流著一整天的見聞,約定著「明年還要再來!」。

明年藻礁還在嗎?

「已經發生過好幾次奇蹟了」潘忠政說,過去每每遇到危機,總會有幫助出現。嘴巴上說著「奇蹟」,現實中,這群關注藻礁的人,持續著耕耘著議題,把藻礁的珍貴與重要更深更廣的紮在社會中。

在藻礁聯盟與許多環保團體、地方團體的努力下,大潭藻礁的保存運動已經創造了多次「奇蹟」。但仍不敵政府與中油開發的三接的強勢。即使可能幾天後藻礁就要消失,藻礁聯盟還沒有放棄。(攝影:王子豪)